学生为主体的物价监管委员会

近日,民大附中在学校贴出禁止学生购买外卖的通告,引发不少学生热议。对于这一禁令,民大附中官方通知中的缘由解释是,“防止学生误食不合格、
不卫生食品等造成意外后果”。而学生们纷纷表示自有苦衷,“去哪里吃东西是我们的自由,而且学校食堂的饭实在太难吃了。”(11月7日《北京青年报》)


许叫外卖、不许不吃食堂菜,这是不是太过分了?9月14日,河南柘城县第二高级中学发生了一起学生打砸事件,尽管“千人打砸”之说甚为夸张,但“当时确实
发生了学生与餐厅人员争吵掀翻桌椅的情况”;10月26日,“河北廊坊学生罢课抗议菜价高怒砸食堂”的网帖引发全国关注,网帖图文和手机拍摄视频显示,廊
坊东方职业技术学院大量学生聚集在校园路上、食堂和大门口等处,食堂内部分桌椅被损毁……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转眼间,中国的学校
食堂进入多事之秋。刨根究底,恐怕还是封闭式管理下的“外卖禁令”使然。搭着封闭管理的顺风车,学校食堂经营就成了“与世隔绝”的独家买卖,爱吃不吃、别
无他选。这些年,基层学校在半市场化的进程中学得“油嘴滑舌”,招投标的猫腻、定价议价的把戏,学校食堂也不同规模地上演过。于是带来双重问题:一是因为
缺乏竞争,饭菜质量与口味“与世隔绝”,学生怨愤久矣;二是食堂服务人员往往是裙带关系上岗,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服务质量可言,学生花钱埋单之后,可能还要
附赠“傲慢与偏见”,在消费维权意识高涨的年代,学校的食堂窗口时常成了校内矛盾的导火索。

学校食堂这个垄断买卖,因为“深居”校
内,不愁没市场,不怕有监管。道理很简单,如果校方与食堂本身就是“利益合体”的格局,学生餐饮权益从何保障?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一是学校可以成立以
学生为主体的物价监管委员会,学生能力不够的,还可以考虑家长[微博]成员组成;二是打破校园食堂垄断格局,要么允许学生叫外卖,要么建立竞争有序的校内餐饮市
场。至于所谓“担心校外就餐吃坏肚子”的幌子——如果地方市场监管部门对学校周边的餐饮行业上点心,“担心”又何至于成为垄断的借口?


内做不出物美价廉的饭菜,逼着孩子玩“佛跳墙”,于是,乖巧的忍耐一下了事,忍不住的迟早要激化成各色矛盾冲突。只是,教会孩子选择安全的饭菜,本就是
“教会生活”的题中之义,果真如是,何苦劳烦校方越俎代庖地画地为牢,为校内餐饮垄断张目?(江苏邓海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