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楼顶遭吹翻 10年曾4次被淹》追踪

图片 1学生在工会活动室上课

《达州渠县“最怕雨”学校楼顶遭吹翻 10年曾4次被淹》追踪

一边是校舍的维修施工,一边是教学楼里书声琅琅。

渠县锡溪中心学校没有因为4月18日的风灾停课,学校的教师办公室、工会活动室等都“客串”起了教室,老师和学生济济一堂。

4月18日,达州渠县锡溪乡中心学校在暴雨中受灾,屋顶瓦盖遭狂风吹翻。而这所距离渠江仅500米的学校,十年间被淹4次。(华西都市报昨日报道)。21日,孩子们已经在学校办公室、工会活动室内恢复上课。同时,锡溪中心学校将和其他部分地势低洼容易受灾的学校纳入了搬迁规划。

会议室“客串”教室 办公桌拼成讲台

21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再次来到锡溪乡中心学校,临街的正大门已经关闭,贴着施工的告示,接送学生的家长[微博]都从学校后门出入。

校园里,小学部的建筑正在加紧施工,靠近中学部的操场上,小学生扎堆跳绳、嬉戏,在中学部的楼上,一些一二年级的同学也探出头张望,他们还没有到过中学部的楼房上过课。

学校的会议室、教师办公室、工会活动室等都被“武装”了起来,“新建”了6个班。在工会活动室,挤满了30多名学生,两张办公桌拼成讲台,一块小黑板放在上面,老师用“小蜜蜂”讲着数学题。

今年60多岁的王大娘,牵着自己的两个孙女来到学校,她说,尽管孩子小,但是必须按时来上课,“不能让娃儿从小有懒惰思想。”

学校并未出现危房 已纳入搬迁规划

“渠县35所受灾学校,损失252万元。”据渠县教育局负责人介绍,事发当天,教育部门分配了7个工作组深入学校检查灾情,“学校主要是房盖损坏,电器遭到雷击等。”但未出现危房,全县师生无伤亡,周一都正常上课。

4月18日的暴雨强风和冰雹的灾情出现后,渠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和分管教育的领导高度重视。县委县政府指导各学校要保证师生安全,并层层上报灾情,恢复上课。

对于受灾最为严重的锡溪中心学校,当地政府部门把它纳入了应急工程处理,投入了80万元对学校进行维修。“经过鉴定,学校房屋主体工程是没问题的”。目前,渠县已把锡溪学校纳入了搬迁规划,正在做方案。此外,还将对全县容易受灾、地势低洼的近20所学校作长期规划迁建,并将在近期调整布局、拿出规划。

“怕雨”的学生:被迫转学,一年因暴雨请假两次

中午一点左右,4年级的唐秀儒穿着凉鞋,抱着一个玩具和小伙伴们在校门外玩耍,渠江就在他们眼前。唐秀儒的父母在成都打工,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照看。今年13岁的他,本应读初二,由于转学到中心学校,他的爷爷让他降了级。因为以前村里的龙井小学不能读书了。

“那个学校一涨水就会被淹没,后来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老师也退休了。”唐秀儒只有走上40多分钟,到现在的中心学校,而以前上学他只需要10
分钟。唐秀儒每天早晨6点,自己煮一个鸡蛋,揣上一盒牛奶,就往学校走,早上还要赶去上7点40的早读课。

然而,只要渠江涨水到他家的前院,他就会向老师请假。因为通往学校的一座15米高的石桥,铁定会被淹没。“我不喜欢夏天,更喜欢春天。”他说,春天天气好,上学路上也轻松。唐秀儒一年要穿烂4双凉鞋,都是鞋底子断,伞要用坏4把。“有次伞弄烂了,回去还挨了一顿打。”

一年中,唐秀儒差不多会请假两三次,除了感冒,就是暴雨或者洪水。“我二年级的时候就会游泳了。”唐秀儒说,爷爷用家里自行车轮胎套在他的身上教他游泳,并打趣道,“以后涨水,自己游回来。”

坐船上学,一涨水就要禁航

读8年级的李千,是为数不多的需要坐船上学的学生。“和我同路的还有4个同学。”李千说,住在河对岸的很多人都搬走了,大一点的伙伴已经毕业就出去打工了。周一他坐船到学校,周五坐船回家,来回不过4分钟,但有时候却很漫长。“船一年会抛锚两三次,到不了学校,心里还是很慌张”。

学校一位老师介绍,住在河对岸的学生已经很少了,很多家庭都搬走了。“在河边很不方便,因为水涨得太大,就要禁航。”他指着学校对面的两个村说,这两个村举家搬迁的很多,因为稍微涨水就要淹没,往往要半个月才能恢复。此外,每年学校还有50名左右的学生转到渠县城里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