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孩子迁回住在名校学区房的父母家

4月18日是南京市规定的小升初跨区借读生回原籍登记的第一天,在不允许跨区择公办校的严规下,名校云集的鼓楼区,报名的人特别多。记者发现,有些孩子根本不符合户口、实际居住地及房产证三个条件,但不少家长[微博]拿出了近期才办的离婚证,有的还是登记前一天才离的婚。他们都是一方放弃婚后房产,带着孩子迁回住在名校学区房的父母家。(4月20日《北京青年报》)

为择校而“假离婚”,固然是弄虚作假,有拿婚姻当儿戏的嫌疑,但站在“可怜天下父母心”的角度考虑,我们又不难理解为人父母的无奈和悲酸,为了能够让儿女上名校,不惜“假离婚”,那是怎样的“牺牲”。要知道“假离婚”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

我们绝不赞成通过“假离婚”来达到择校的目的,但对于这样的父母,我们也应该给予理解。要知道在现行的政策之下,能够有机会择到名校,那是相当难的。固然,读了名校不一定成功,但名校的优势,谁都不可否认。

对于“突击”离婚的父母,恐怕很难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对此,我们也不能沾沾自喜来表达自己的“高尚”。如果条件允许,让一些父母离几次婚都愿意。固然,“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一定科学,但我们得承认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如果优质教育资源能够均衡,父母又何必折腾神圣的婚姻呢?

时至今日,教育资源不公平的问题依然沉重。这难道不值得深思吗?为了择校,有钱的家长早早准备了学区房,或是去找“择校黄牛”;无钱无权的恐怕只能听天由命。其实,能够通过“假离婚”而达到择校的,只是极少数。太多的孩子会被排除在名校之外。

据报道,日本政府对公立小学、中学等基础教育的配备是所有地区一视同仁,长期以来都实施全国统一标准配备,哪怕是一所乡村学校,其教学楼、体育馆、运动场、游泳池等方面的配备标准与东京地区的同类学校几无差别。

为保证各公立小学、中学的师资质量相对均衡,日本实施教师轮岗制度,据测算,日本全国的公立学校教师平均约6年流动一次,中小学校长则每3~5年调换一次。如果我们也能够实施类似的措施,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式择校”了。

欣闻前几天,北京已经取消特权式的“共建生”,这是一个良好的信号,期待教育公平离我们会越来越近,做父母的就再也用不着为孩子上哪所学校而煞费苦心了。

□王军荣(浙江 教师)

刊于4月23日现代教育报评论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