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以推动高校全面提高质量为主题的高层次会议上

高校质量 特色制胜:不约而同道秘籍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 点击数

目前,我国有2700多所高校、3000多万名在校生,毛入学率达26.9%,高等教育规模居世界第一。

3月22日至23日,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工作会议。记者注意到,在这次以推动高校全面提高质量为主题的高层次会议上,办学特色是被屡屡提及的热词,很多与会者不约而同道出秘籍。

1.大学注重本科教育

育人属性的回归

在我国蔚为壮观的高校之林,30多所985大学和100多所211高校,无疑处于高等教育金字塔的上端。这些由国家和地方重点建设的高校,无论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还是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方面,其领军作用和指标意义均无可比拟。

然而,当一些高校热衷于申博士点、硕士点,跑资金、争项目,甚至为学院升格大学而疲于奔命之时,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把目光转向本科教育。因为,越来越多有识之士认识到,要培养拔尖创新人才,首先要牢牢把握本科教育的质量;必须巩固本科教学基础地位,将之作为高校最根本、最基础的工作。

南京大学校长陈骏以集全校之力,办中国最好的本科教育为题所作的大会发言,在与会者中引起强烈共鸣。陈骏介绍说,南京大学2009年开始实施三三制个性化培养模式改革,实行三个百分百政策:即百分百课程开放,百分百专业开放,学生百分百自由选择课程、专业和发展方向。与之相适应,每个专业都建立了准入准出标准:任何学生只要满足专业准入标准,都可以选择心仪的专业学习;只要毕业时能够满足专业准出标准,都可以从该专业毕业。其核心是给予学生充分的自主选择权,促进学生个性发展。

无独有偶,浙江大学向会议提交的书面交流材料也围绕本科教育展开。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说,为了进一步落实本科教育教学质量的管理体系和育人环境,浙大专门成立本科生院,并设立卓越教学奖,重金奖励从事一线教学的教师。这从根本上改变了目前高校考核教师的标准和导向,再次明确了人才培养是高校的根本任务、教书育人是高校教师的首要工作的根本认识,回归了大学的育人本质。杨卫说。

从长远看,影响一所学校声誉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认为,其实不止是论文、平台、获奖等,最重要的还是其毕业生在社会上的总体表现,或者说是她培养的社会杰出人才的总体状况。人们之所以认为哈佛、耶鲁或北大、清华是杰出的,不是因为他们发表了多少优秀论文、获得多少科研成果、具有多少大的平台,而是因为在各个领域都活跃着他们的杰出毕业生。为此,李培根提出一个重要的战略转变:从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转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并以此制定学校战略,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培养多样化人才。

2.行业院校风生水起

特色是宝丢不得

一所高校好不好、俏不俏,由谁说了算?

其实,答案不言自明:在就业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毕业生的就业质量可以说明一切。放眼望去,在各种就业排行榜上最靠前的,恰恰是那些带有鲜明行业特征、具有深厚专业功底的行业院校或综合院校的传统优势专业。

高校每年都在为学生的就业问题绞尽脑汁,费尽心思。记者在中国石油大学采访时却听到一个新概念500强就业率。因为,多年来,他们培养的学生供不应求,不到毕业时就已被用人单位预订一空。于是,学校毕业生就业部门在表格上增列两栏,统计世界500强及国内500强就业率。

人们知道,石油石化行业具有高危和高度自动化特性,企业对安全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学生很难真正深入到企业一线接触工程实践。为此,他们在校内建起
高度仿真的训练系统,可实现实际工程装置与仿真环境数据互动,成为部分替代传统生产实习的有效方式。

中国石油大学党委书记蒋庆哲告诉记者,学校正努力探索一条培养适应我国石油石化行业发展需要、具有创新实践能力和国际视野的卓越工程师之路。在原有生产实习基地的基础上,建立辽河油田、大港油田等五个工程实践教育基地,并与新疆克拉玛依市政府及驻地企业联合成立克拉玛依工程师学院,对突破高等工程教育瓶颈进行了有益探索。

石家庄铁道大学党委书记、校长王岳森说,建校60多年来,学校秉承在最擅长的领域内做精做强的理念,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下得去、用得上、干得好、发展快的铁路建设专门人才。近年来,学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一等奖2项、二等奖5项,国家重大科技成果奖1项,军队和省部级科技奖励达100多项。毕业生就业率连续多年保持在96%以上。

脱胎于哈军工、船海核行业特色鲜明的哈尔滨工程大学,近十年来学生就业率始终保持在95%以上。跟很多高校一样,前些年学校也曾增设若干新专业。大多数是适应社会需要的,但也有一些并非他们的优势和长项。学校规定,初次就业率未达70%、次年未达80%的专业停止招生。几年来,学校果断关停并转了飞机技术、交通运输等若干与培养目标不相适应的专业。

扬长避短是真谛,特色是宝丢不得。哈尔滨工程大学校长刘志刚说:部分专业就业率不高原因很复杂,可能与市场需求脱节,也可能是教学质量不高。我们要从就业率来反观学科建设,凝炼特色,促进教学质量和人才质量的提升。

3.更名之风当休矣

校名折腾何时了

上世纪90年代,我国高校兴起更名潮。一批原本在业界小有名气的院校,纷纷甩掉校名中化工、钢铁、机械、纺织、煤炭、冶金等专业性较强的字眼,改为科技、理工、工业、工程等看似响亮的名字。如此一来,不仅校名雷同,也为大量增设新专业大开方便之门。一时间,校名改了,学校大了,院系多了,学生数量急剧膨胀,原有的办学特色也被淹没了。

近十年来,在全国1000多所公办高校中,有近一半高校改了校名,而新校名多冠以科技、理工、工业等名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770余所普通本科院校中,冠以科技、理工、工业、工程字样的高校超过115所,相互之间的区别,可能就是前面地域俩字了。一些高校之间交流往来,有时交换名片后还要做点儿
翻译工作我们是以前的某某学院,你们呢?过去是做啥的?

武汉纺织大学曲折的更名之路尤为典型。其前身武汉纺织工学院曾是我国纺织行业八大名校之一。后来,另外七所先后更名,比如,华东纺织工学院先改名为中国纺织大学,后又更名为东华大学;天津纺织工学院更名为天津工业大学,等等。武纺也坐不住了,十年前,更名为武汉科技学院。而在湖北武汉,以科技、理工、工业命名的大学不下20所,说到武汉科技学院,冷不丁会有人冒出一句:该不会是民办的吧?

2010年,学校二度更名为武汉纺织大学。有评论称之为一种理性回归,是学校对特色专业自信的体现。如今,武纺以其特色定位如鱼得水。作为一所省属大学,办学资源是有限的,只有在某一维度上办出特色、办出水平,才会有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校党委书记尚钢认为,我国是纺织大国,无论是创新人才培养,还是行业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作为全国唯一以纺织命名的高校,武纺大有可为。

校名如同商标,原本是一个符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积淀相应的无形资产,轻易改名必然造成无形资产的损耗。教育学者熊丙奇分析指出,高校改名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由专科学校升格为学院,二是从学院升格为大学。关于改名的动因,一方面确实有一部分学校本身办学层次提高了,根据办学实际需要改名;另一方面也与学校的价值导向有关:一些地方和学校领导认为,学校升格后会有很多有形和无形的好处,于是千方百计争取更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大学的品牌尤须经历岁月的沉淀。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最有价值的资源恰恰是其在长期办学过程中形成的优良学风、校风和培养的优秀学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享誉全球,但并没觉得叫学院委屈了自己。

客观地讲,尽管高校有层次之分,但这并不妨碍高校在其所处的层次上办出自己的学科特色,最终成就学校特色。反之,如果放任自流,必然会让大学的发展出现高、大、全的综合征,导致千校一面、同质化严重的局面。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我国高等教育要树立科学的教育观、质量观、人才观,引导高校练内功、比内涵、强底气,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实现由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转变。(杨明方)

责任编辑:李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